2011年5月20日 星期五

學懂隱瞞歷史的特區政府

過去數週,幾萬名市民跑到剛修復的古蹟景賢里參觀,均獲派發一份精美的介紹,上書:「景賢里的業權於2007年易手,同年9月,大宅的屋面琉璃瓦和裝飾構件遭拆卸。事件引起社會極大關注,要求保育景賢里。政府即時採取行動,發展局局長於2007年9月14日出席古物諮詢委員會特別會議,會上一致同意根據條例將景賢里列為暫定古蹟,並於翌日刋憲,即時生效。」


 


市民先被引領觀看一套全長24分鐘的記綠片,由林鄭月娥局長親身解說復修景賢里的過程如何艱辛,最後的結語強調復修古蹟的意義:為了「教育公眾有關保育的價值和重要性」。〈註一〉


 


隨後進入大宅參觀的市民,莫不驚嘆這座「中國文藝復興式」建築之美。設若他們對四年前景賢里的遭遇一無所知的話,必定心懷感激,咸認為發展局英明果斷之餘,更多謝特區政府保育文物的德政。


 


為甚麼2007年9月前景賢里的遭遇,在官方的紀錄變成一片空白?


 


保育景賢里卻抹去歴史


 


温家寶總理經常掛在口邊:「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這句古語放諸景賢里,稍嫌沉重,但用於特區政府的文物保育政策,卻又未嘗不可。


 


特區成立後,景賢里首次成為傳媒焦點是在2004年初,當時業主邱氏招標出售大宅,長春社在時任古諮會委員陳偉群博士的提示下,發起「拯救景賢里運動」,要求身兼古物事務監督的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把景賢里列為法定古蹟,並倡議市民以「一人一元」的方式集資投標,最後業主暫停出售物業。古諮會亦認同景賢里極具歷史價值,敦促政府盡早行動。


 


隨後三年,長春社多次催促政府不要拖延,景賢里業主邱木誠亦致函民政局局長及特首曾蔭權,要求磋商保育方案,但均石沉大海。直至2007年7月大宅業權即將易手,長春社緊急致函林鄭月娥局長及古物諮詢委員會,卻收到覆函表示「古物古蹟辦事處正進行有關建築物的歷史價值研究」。覆函日期是8月13日,剛好是全球現場直播景賢里被「煎皮拆骨」前的28天。


 


以上是官方宣傳抹去的歴史。


 


文物保育見步行步


 


 


事實上,景賢里「民間倡議、公家拖延、私人破壞、政府干預」這段遭遇,正好反映香港發展史的盲點,特別值得保留在公眾記憶中,以為後世之鑑。


 


歷史,往往是不方便的真相。香港人厚道,多數市民無意追究民政局、發展局和特首辦的責任,對於古蹟能修復八成已覺萬幸,遑論要求有關官員承擔顢頇誤事的公帑損失。但隱瞞歴史的代價是官員變得剛愎自用,劣政毋須檢討,一錯可以再錯,市民還會誤把劣績當作德政。


 


2007 年景賢里出事後,民間要求政府汲取教訓,修改條例,制定全盤保育政策,使歷史建築物的私人業主有所依從,諦造公眾與業主雙贏的局面。〈註二〉可惜林鄭月娥局長拋給立法會一句話「修訂條例太複雜」,自此一拖至今,文物保育政策仍然停留在見步行步的階段,不少歷史建築就在這四年間無聲無息地消失。


 


一個現成的例子是位處山頂的何東花園,業主同樣以拆卸古蹟要脅,林鄭月娥迫不得已,在今年一月把物業宣佈為臨時古蹟。由於並無政策法規依循,最終結果難以逆料。


 


中區警署遺址前景未卜


 


事實上,近年比較成功的保育項目,都是公民社會,努力「教育『政府』有關保育的價值和重要性」所致。例如特首曾蔭權的童年居所 - 荷李活道前警察宿舍 - 政府當初堅持拆卸重建,直至中西區關注組要求進行考古發掘,政府始發現中央書院遺址,起初還不願公佈結果,最後民間團體公開自行拍攝的考古發掘照片,發展局才一改初衷,決定原址保留宿舍作為創意產業中心。


 


上述這段民間貢獻的歴史,同樣沒有在官方紀錄上出現,而政府亦可能因此重蹈覆轍。政府在2007年把中區警署建築羣的發展權交給香港賽馬會,馬會在今年初秘而不宣,進行考古發掘,直至本月初由南華早報調查披露〈註三〉,才承認發掘出歷史遺跡,但不肯透露詳情,卻怱忙在上週五由城規會通過了發展計劃。古蹟辦受發展局局長領導,對此事噤若寒蟬,公眾至今無法知悉歷史遺跡有多大範圍?價值有多高?新建築物會否對遺跡造成破壞?


 


為了復修景賢里,對於眾多專家和工匠的努力,我們自當感激。但主事官員把「補鑊」視作「里程碑」,毫無歉咎之餘還往自己臉上貼金,實屬城中奇聞。政府官員希望市民銘記他們的德政,忘掉在任期間的缺失,這是人之常情。但將隱惡揚善用於公民與政府的關係之間,只會有害無益,誤國誤民。


 


見微知著,特區政府今天不惜隱瞞四年前不光彩的一頁,更拒絕訂立旨在保存政府紀錄的檔案法。長此下去,我們的子孫還能看見多少香港歷史的真相?


 


 


〈註一〉見政府網頁http://www.heritage.gov.hk/tc/kyl/background.htm


〈註二〉見公民黨《文物保育政策立場書》, 17/4/2007, http://www.civicparty.hk/cp/pages/reports-c.php


〈註三〉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Calls for disclosure over relics found at police station site”, 27/4/2011


2 則留言:

  1. any govt in this god-damn world tends to do the same, man, for the sake of status quo and vested interest, man!!!!

    回覆刪除
  2. 工聯會支持大陸窮人來港爭飯碗2012年1月29日 下午3:11

    我何文達是赤柱八間屋原居民, 現在正申報我在赤柱大街的祖屋成為香港法定古蹟. 妳要知道英國在販毒戰爭中用武力侵佔香港, 搶走許多香港人財物.當時侵華英軍大部分都是基督徒. 所以妳未到18歲思想未成熟時不要入讀香港培道中學,香港培正中學,中華基督教會基道中學,聖公會聖三一堂中學,五旬節中學,禮賢會彭學高紀念中學,聖母院書院 和 聖公會蔡功譜中學. 因為過早被迫偏信某神對妳的心智發展有不利的影響. 最好入讀無宗教信仰的學校, 如 旅港開平商會中學,何文田官立中學,胡兆熾中學,保良局顏寶鈴中學,新亞中學,賽馬會官立中學 和九龍塘學校(中學部) 就係最好最可靠的中學了,起碼不會迫妳上耶穌堂,浪費妳的時間

    參考資料:http://news.hkheadline.com/dailynews/headline_news_detail_columnist.asp?id=75000&section_name=wtt&kw=8


    天主教神父狎童教區向受害人賠款

    【本報訊】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的本港首宗天主教神父狎童案,受害人在前神父劉嘉兒被判監4年半後入稟高院,向劉嘉兒及案發時所屬的天主教索償逾1千萬港元。事件擾攘4年後,天主教昨日在索償案件正式開審前一刻,終和受害人達成庭外和解,表明不會承認任何責任,但同意負擔受害人一方的所有訟費,惟雙方協議有關賠款數額保密。本報得悉,受害人同意把原先的1千萬元索償額減低,成為亞洲首宗同類個案。

     主審法官辛達誠昨形容本案甚為不幸,因案件拖延至今(7)日才達成和解,令受害人多年來蒙受痛苦及可怕的經歷。尤其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已成立研究小組,積極發展「調解官司」......

    參考資料:http://paper.wenweipo.com/2008/07/08/HK0807080031.htm


    在香港主辦 聖母院書院和獻主會小學 的無玷聖母獻主會神父性侵犯二千五百名加拿大學生


    編譯陳宜君╱特譯

     除美國外,世界其他地區也曾爆發多件備受矚目的天主教神職人員性醜聞案,其中又以英語系國家居多。

      據國際前鋒論壇報報導,加拿大紐芬蘭島的大主教潘尼是第一位因為管理無方而辭職的神職人員。他的教區內有二十餘名神職人員被控性騷擾男童,迫使他在一九九一年辭職。另外,加國的印地安裔日前向法院提出二千五百件求償訴訟,指控「無玷聖母獻主會」主持的寄宿學校對學生性侵害與體罰。該教會已在上週向法院申請破產保護......

    參考資料: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2/new/apl/24/today-int2.htm


    辦學團體聖公會瞞騙交稅敗訴須繳利得稅1.8億
    法官指聖公會以慈善為名呃香港人為實

    稅務局就大埔豪宅鹿茵山莊發展項目向聖公會追收逾一億八千萬元利得稅一案,高院昨駁回聖公會的上訴,聖公會須繳付稅款,預計判決將成為稅務局向慈善團體徵收發展地皮利得稅的參考案例。法官指聖公會出售其鹿茵山莊物業後,獲利逾十一億元,但無帳目證明如何將利潤在香港作慈善用途,故稅務局以聖公會用該地皮做生意賺錢及追稅,是合理決定。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牧師稱,要與法律顧問研究判詞後始決定會否再上訴......

    參考資料:http://the-sun.on.cc/cnt/news/20100128/00407_020.html

    回覆刪除